忽觉山河秋已过,愿无岁月可回头

岁月不堪数,转眼秋复冬。

梳理漂泊的四季,才发觉日子翻篇得越来越快。春的浪漫、夏的火热、秋的深情,近了又远了,来了又走了。一低眉,一转身,霜冷南北,飞雪叩门。

滚滚红尘中,光阴的故事,不是走得太早,就是来得太迟。有些,早已随风而去;有些,只能止于唇齿;有些,依然暗香浮动;有些,仍在丝丝扣梦。

回眸轻叹:真的不是年少轻狂,守不住旧情,而是光阴匆忙,慌了人心。

忽觉山河秋已过

人过晚秋,心里总是惦记着:惦记着曾烂熟于心的诗云子曰,文治武功;惦记着那个在我们手里捏啊捏的,小纸条里的秘密,惦记着那个曾在十字路口,焦急等待的某人,惦记着那被一夜秋雨,打湿的半生光阴……

人过晚秋,已不去多想:走过的路,哪段是心中所向,哪段是误打误撞?遇见的人,哪个是今生至爱,哪个是如烟过往?漂泊的梦,哪些仍能远行,哪些可作归程?

人过晚秋,才活明白:最深沉的智慧,是随遇而安;最难得的姿态,是自在从容;最安逸的活法,是悠然一生。

记得余华在《活着》中,有段话说过:被命运碾压过,才懂时间的慈悲。

在季节的默然交替中,在年华的日渐沧桑里,谁不是风雨兼程,走过一个个红尘驿站,作别一年年春夏秋冬,历尽岁月劫数,尝遍人生百味,终活得澈明而从容?

其实,人生并没有所谓的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也没有谁能抓住光阴的尾巴。顺应季节的潮流,活在自己的节奏里,永远其心如初,其情仍在,其人如故,就很好。

岁月的年轮转了一圈又一圈,记忆的叶片落了一层又一层。覆盖了匆匆脚步,荒芜了诸多往事。

别回头!昨天已在身后!无论对错,既已成往,能忘就忘。仰看天宇高远,俯视前路漫漫,不管我们将被岁月打磨成什么样子,即然目标是地平线,我们只能踩着窸窣的落叶,躬身向前走。

往后余生,愿日月悠长,山河无恙!愿流年有爱,喜乐如常!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