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秋这么美,哪有人舍得秋天离开啊!

这时节,北京的秋,
正是最繁荣的时候。

举目四望,天朗气清,
秋的味,秋的色,
秋的意境与姿态,
无一不值得细细品咂。

南方的秋也美,
但到底来得不够磅礴。
这几年,常居北京,
算是领略了些北国之秋的韵味。

北京的秋

北京的秋,
是故宫的红墙黄叶。

深秋,一定要去故宫,
寻个晴好的天,到延禧宫流连,
高大的银杏树金灿灿,
枝叶垂落红墙,阳光下摇曳。

秋风起兮,落叶纷纷,
待的时间久了,还能偶遇宫廷御猫,
落叶上打滚,或是眯眼小睡,
待烦了,几个纵跃,已到了屋顶,
迈着猫步,走到檐角,
和屋脊小兽并立,一同眺望远方。

仰头望去,
瓦蓝的天,没有一丝云,
黄色的屋顶,金黄的银杏,
组成了一幅最美的故宫秋韵图。

走在深秋的故宫,
时常会生出种种错觉,
落叶纷飞里,历史的尘埃被拂去,
故宫穿越岁月,成了紫禁城。

北京的秋,
是香山的一片红叶。

到北京的第一年,
秋风一起,就直奔香山,
去的太早,红叶未得赏,
幸遇好天气,登高望远,
北京城尽收眼底,叫人胸怀大开。

后来,挨到深秋再去,
漫山红遍,层林渐染,
极目远眺,红枫黄栌交错,
像一幅磅礴的五彩画卷,华美至极。

香山赏红叶,
早已成了一种习惯,
一种刻进骨子里的诗意情结,
望着红叶,北京仿佛还是昔日的北平。

北京的秋,
是颐和园的一泓秋水。

颐和园,有江南园林的秀雅,
秋色却是北方的疏朗辽阔。
北宫门进,过苏州街,到后湖,
一池秋水,倒映着火红的枫,
风过,吹皱一波斑斓。

穿过长廊,赏一池枯荷,
花残叶败,枝桠遒劲,
瑟瑟秋风里,亭亭独立,
风骨优雅,从容坦荡,
或是枯荷听雨,也别有一番意境。

日落时分,走累了,
就坐在湖边长椅,
看金光穿过横卧水中的十七孔桥,
湖面波光潋滟,远处水天一色,
美得惊心动魄。

北京的秋,
是天坛的美好期许。

天坛公园,每年都会在重阳,
摆上各色菊花,蕊寒香冷,
凌霜傲立,静待来客,
若得闲,一定要去看看。

最爱天坛皇乾殿北的银杏,
分列路的两旁,整齐划一,
秋风里,先是树顶叶尖染了黄,
再一寸一寸往下蔓延,
直到整棵树都变得金光闪耀,
人行其间,如在仙境。

秋天的祈年殿,
从远处看好像一把巨伞,
立在圆形高大的石台基上,
正午太阳在鎏金宝顶之上,
蓝天通透,格外壮美。

往后几日,
枫叶红,银杏黄,
蓝色琉璃瓦,晚霞醉人,
天坛的秋色越来越美。

北京的秋,
是校园的风华正茂。

某年秋天,
和朋友一同去了北大,
秋临燕园,染就一湖轻寒,
叶垂未名,浸出一片红火。

一泓清水,半池秋色,
枫藤不经意间已爬了满墙,
湖畔廊下,往来学子,
风华正茂,意气风发。

清华园里,
望叶红,聆秋语,
清光千里,天高云淡,
金秋黄了枝头叶,霜叶萧萧落满阶。

有人用相机,留下秋景,
有人用画笔,描摹秋意,
秋香沾染书香,平添一抹沉静。

北京的秋,
是胡同的烟火温暖。

这个秋,
不再往远处跑,
更愿意探寻胡同小巷。

清晨的胡同,
有市井的嘈杂和烟火温暖,
暖暖的秋阳,晒得浑身舒坦,
树叶凋零,却不萧瑟。

青灰色的四合院,
掩映在金黄的叶下,
滤出一地斑驳的光影。
自行车停在两侧,行人慢悠悠走着,
偶遇猫儿蹲在胡同口打盹,
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呼噜作响。

北京的胡同,
不经雕饰,保持原色,
那种恣意放松,最让人着迷。

北京的秋,
还是地坛的往事如烟,
天安门的庄严肃穆,
圆明园的悠悠叹息,
长城的恢弘和大气,
陶然亭的芦花飞扬,
钓鱼台的柳影摇曳,
潭柘寺的钟声袅袅,
……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