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舒服的关系,能一起吃火锅

今年气温常常骤降,
还未来得及享受秋日,
萧萧北风便迫不及待地,
裹着冰凉的空气降临人间。
所以也有人戏称:
“春夏咻——冬。”

如此寒冷的天气里,
实在想来一锅热腾腾的火锅,
叫上三两好友,组一个火锅局。
以驱骤然降温的清寒,
以暖寒秋孤冷的身心。

网友说:
“能一起吃火锅的人,
都是一个世界的人。”
深以为然。

一顿火锅,是一场聚会,
汤底、菜品以及蘸料,
正如人的性格与生活。

能一起吃火锅

01
繁杂的菜品
融一锅迥异品性

火锅大概是最包容的菜式了,
忌口再多的人,
也能从火锅里找到快乐。
从肉类到青菜,内脏到脑花,
不同菜品汇入一锅,
捞出后皆是浸着汤底香,
却不失原风味的独特。

一桌好友,
爱吃的菜不同,
性格也各有千秋。

有人爱吃又会吃,
知道毛肚什么时候捞脆爽,
知道羊肉何时最嫩香,
了解鸭肠如何烫,
更深谙调一碗番茄汤的门道。

在喂饱自己的同时,
还能把每个人照顾好。
有一颗火热沸腾的心肠,

随时都能从她身上

寻得温暖的治愈。

有人喜欢辣锅涮蔬菜,
独爱那一种,
清清白白的娃娃菜丢下去,
捞出一片红彤彤菜叶子的感觉。
一口下去,满口爆香,
辣锅的精华被白菜裹挟,
入口即化,回味微甜。

或许是个火辣的性格,
说话做事,麻利干脆。
初识会觉得风风火火,
稍加接触后,亦可发现,
性格中的可爱与真诚。

……

火锅菜品数不尽,
人间性格千千万,
没有哪两种菜味道绝对统一,
更没有哪两个人完全相似。
然而能坐到一桌,
必然秉性相融,彼此欣赏。

02
沸腾的汤底
煮一锅热闹江湖

汤底是火锅的灵魂,
重庆火锅更是火了许多年。
豆瓣酱、牛油块、
辣椒海椒、冰糖醪糟……
以先后顺序下锅炒制,
一锅红彤彤,呛鼻又辣香。

再静置良久,直至凝成固体,
架起一锅九宫格,
下入底料,加高汤熬煮。

牛油渐渐化成红汤,
混着辣椒花椒浮在表面,
红色气泡咕噜咕噜,
下入食材,任由其上下沉浮。

羊肉下入红锅里,
膻味被香辣压制,
只余羊油鲜香。

毛肚在滚汤中七上八下,
涮去了内脏腥味,
把汤底味道依附表面,
一口下去脆嫩爽滑,
满口余香。

青菜滑入汤里,
捞上来时青色渐隐,
沾了一身红纱,
吸满辣味,清淡不再。

汤锅里的食材,
总是沾了底料的风味。
亦如性格不一的灵魂,
总是被人群感染。

所以,特立独行的人,
会在火锅桌上谈笑风生。
本性严肃的人,
也能欢喜笑闹,不顾形象。
性格温和的人,总会在此时,
展现出活泼好动的另一面
……

这一群性格不同的人,
何其有幸,得聚在此。
在彼此之间,展现另一面的灵魂,
那一锅汤底,浸入了食材味道中,
那一桌友情,融进了彼此生命里。

一桌几人,能对酒,能话闲,
彼此面前,皆是最真实的模样。
感情在沸腾的汤底里,
翻滚、升温,愈发浓烈。

03
各调各的蘸料,
各安各的生活。

菜品各自不一,如性格,
汤底烫煮万物,如情感。
而蘸料的各自调配,
则仿若各自的生活。

蘸料极少如汤底一般,全桌统一。
有人爱吃麻酱,有人独爱油碟,
有人喜欢香菜,有人讨厌葱花。
甚至,放几勺醋,几泵耗油,
都各有偏爱。

他独爱香油碟,
喜欢被锁住的羊肉鲜香,
也爱柔和后的汤底辣味。

她热衷麻酱碟的,
享受每一口都有芝麻香,
更爱汤底交叠出的新美味
……

偶尔也会相互品尝,
你尝一口我的麻酱韭花,
我吃一口你的蒜泥香油,
会互相称赞讨论,
却绝不会强迫改变谁的口味。

生活亦是如此,
一顿火锅局散了,各安各的生活。
不强迫进入到谁的生活琐碎里,
偶尔相扶,时常联系,
可以尝试彼此的生活模式,
却从不会打扰到对方的生活。

偶尔聚在一起,
聊天南地北,谈往事风云。
与朋友在一起,总是随心所欲,
却永远不会失了尊重。

就像吃这一顿火锅,
不需要在意形象,
满头大汗,嘴角红油,
也旁若无人。
因为知道没人会嫌弃,
彼此吵吵笑笑,
荒度这难得的一会清闲。

火锅里沸腾的是汤底,
火锅外热闹的是人群。
这样的热闹,
不是人群熙攘的陌陌众生,
而是把酒话桑麻的亲密老友。

我们口味相隔,生活迥异,
却能聚在一桌,推杯换盏。
或许因为秉性相似,
也许是彼此懂得。

总有那么几个人,
值得相互迁就,可以共赴狂欢。
情感如火锅般,
永远热烈翻腾,从未有过终点。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