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叶那么美,谁还看花

深秋将至,凉意渐浓,
今年雨水繁多,
故而更能体味何为
一场秋雨一场寒。

连日阴雨,终得放晴,
趁阳光明媚,走在秋日街头,
肩上洒落了斑驳日光。
这些曾繁茂至可以蔽日的树叶,
随风而起,也随风而落。

萧萧索索间,铺了满地,
秋风一起,泛起涟漪,
此时秋叶,如换秋装一般,
渐褪深绿,染上橙黄。

秋叶那么美

01
秋叶,染风之清闲

吟落叶的诗很多,
最爱的还是那一句:
“秋风下落叶,落我酒杯前”。

与那些仅仅描摹姿态的诗不同,
这一句,不只有落叶和秋风,
更重要的是,有清闲心境。

寥寥十字,便绘出了一幅画:
篱篱院落里,
一人,一桌,一酒杯,
品一刻闲情,得一时清欢。

而此时,恰逢秋风拂过,
秋叶翩翩而起,袅袅而落。
清酒入了一味秋,
心情浸了一壶清。

落叶是离不开秋风的,
风起时,把秋叶从枝头叫醒,
牵着衣角,旋转而舞。
风止后,让秋叶随意而落,
或树根处,或街角旁,
或墙头瓦上,或行人肩膀。

又或是,落在一书页旁,
被读书之人,涂鸦上几句诗,
夹在书章里,得一抹书香气。

最好,能如诗里一般,
落在一闲适之人的酒杯旁,
被人拾起,又吟诗颂情。
那一片秋叶,
才算真正染了清欢。

02
秋叶,得雨之清净

今年雨水很多,
即使秋色渐深也未停下。
一日在家中,隔窗观雨,
看雨水打在秋叶上,
那叶尚未染至金黄,
淅淅沥沥的雨水淋过之后,
竟像镀了一层光面,
尘埃不染,秋泥不沾。

无根之水,最是清净,
凝汽成水,积云为雨。
自世间来,又落入凡尘。

李白一句:
“雨洗秋山净,林光澹碧滋。”
把秋雨的清明,
写得直白而干脆。

秋日不比盛夏,少有暴雨,
更多是缠绵温柔的小雨,
一下就是一整天。

秋雨涓滴成河,洗涮浮尘,
秋叶积少成多,拼凑秋色。
一场雨后,山色空明,
林光澹澹,秋色渐深。

一场再一场的秋雨后,
秋叶落尽,寒意侵骨,
冬日便来了。

好像,秋雨这一场场,
只为秋叶来。
一遍又一遍的洗净尘埃,
还秋叶一身清洁。

黛玉的《葬花吟》里,
有一句“质本洁来还洁去。”
此时借来写秋叶,似乎也不错。

那几片叶,初来世间,
也是携着春雨来的,
在雨里绽开叶片,
未染尘埃,一身清净。

此时秋深,要归于尘泥,
自然也要一场雨,
洗得清明而纯洁。

虽变了容颜,换了颜色,
却本性未变,
一如往日的无言无语,
恰似初逢时的干净清洁。

03
秋叶,借月之清雅

或许因为有中秋节的加持,
秋日的月色,
比起其他季节,
似乎更加清柔雅致一些。

月光皎洁,繁星疏落,
洒在树杈间,秋叶里,
看不清颜色,
却能一览疏影。

宋代林逋其名,鲜有人知,
而他的一句:
“疏影横斜水清浅”
知名度却很高。

秋日的树叶,有落有枯,
故而不似夏日繁茂,
月光恰好能够透过缝隙,
在地上滴落斑驳。

忆起儿时某个秋夜,
夜半未睡,拉开窗帘,
任月光透过院中树,
跳入屋内。

小小卧室,便藏了一片天地,
屋内陈列是纸,皎皎月光为笔,
秋叶与树枝被勾勒了轮廓,
朝秋月借了三分雅致,
在屋内办了一场,明暗交迭的画展。

彼时尚小,寻不到词汇形容,
只好默默记在心里,
期待往后岁月,
能寻得一词以描绘。

而如今见过许多的辞藻,
或华丽或清简,
依然无法准确言明。
只得借世人说秋月的
那一个“雅”字,
潦草说之一二。

秋叶得了月色的清雅,
不声不语,沉淀安然,
任由月光描摹。
也正因这不喜言语的性格,
让月光得以舒展才致,
留下一屋的疏影,
在某时某日,惊艳有缘人。

春夏两季,是花的主场,
绿叶纵然葱郁茂密,
却只落得陪衬一角。

待夏花凋敝,秋风渐起,
终于到了秋叶的时代。

此时没有繁花争艳,
只余秋叶静美。
不是初绽桃花的粉黛微红,
更非雍容牡丹的惊艳四座,
而是历经半世沧桑,
仍不失落落风骨的宁静。

不藏美,也不惧枯,
因为见过春光夏日,
也品过世间炎凉。
故而能在秋风萧瑟时,
不急不燥,沉稳安定,
一展秋叶之风姿。

风起时,随之而落,染得清欢;
秋雨落,便洗尽尘埃,一身清净;
月色浓,就描摹轮廓,添了清雅。
总之,万物于她,
从不是愁色,而是风韵。

在这寞寞秋色里,
万物或衰败,或零落,
而秋叶给生命以绚丽收尾,
纵使零落成泥,
也从不失优雅静美。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