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辞中之的用法(归去来兮辞古今异义)

《归去来兮辞》是晋诗人陶渊明的作品,是他在回归田园之初激动欣喜之情的自然流露。

归去来兮辞

  • 作者:陶渊明

余家贫,耕植不足以自给。幼稚盈室,瓶无储粟,生生所资,未见其术。亲故多劝余为长吏,脱然有怀,求之靡途。会有四方之事,诸侯以惠爱为德,家叔以余贫苦,遂见用于小邑。于时风波未静,心惮远役,彭泽去家百里,公田之利,足以为酒。故便求之。及少日,眷然有归欤之情。何则?质性自然,非矫厉所得。饥冻虽切,违己交病。尝从人事,皆口腹自役。于是怅然慷慨,深愧平生之志。犹望一稔,当敛裳宵逝。寻程氏妹丧于武昌,情在骏奔,自免去职。仲秋至冬,在官八十余日。因事顺心,命篇曰《归去来兮》。乙巳岁十一月也。

正文

归去来兮(1)!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2)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3)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4)以(5)前路,恨晨光之熹微(6)。乃瞻衡宇,载欣载奔。僮仆欢迎,稚子候门。三径就荒,松菊犹存。携幼入室,有酒盈樽。引(7)壶觞以(8)自酌,眄庭柯以怡颜。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园日涉(9)以成趣,门虽设而常关。策扶老以流憩,时矫首而遐观。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景翳翳以将入,抚孤松而盘桓(10)。

归去来兮!请息交(11)以绝游。世与我而相违,复驾言兮焉求?悦亲戚之情话(12),乐琴书以消忧。农人告余以春及,将有事(13)于西畴。或命巾车,或棹(14)孤舟。既窈窕以寻壑,亦崎岖而经丘。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

已矣乎!寓形宇内复几时,曷不委心任去留?胡为乎遑遑欲何之?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怀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聊(15)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

《序》的注释

(1)幼稚:指孩童。

(2)瓶:指盛米用的陶制容器、如甏,瓮之类。

(3)生生:犹言维持生计。前一“生”字为 动词,后一“生”字为名词。

(4)术:这里指经营生计的本领。

(5)长吏:较高职位的县吏。指小官。

(6)脱然:轻快的样子。

(7)有怀:有所思念(指有了做官的念头)。

(8)靡途:没有门路。

(9)四方之事:指他接受建威将军江州刺史刘敬宣的任命出使的事情。

(10)诸侯:指州郡长官。

(11)家叔:指陶夔,当时任太常卿。

(12)以:因为。

(13)风波:指军阀混战。

(14)彭泽:县名。在今江西省湖口县东。

(15)眷然:依恋的样子。

(16)归欤之情:回去的心情。

(17)质性:本性。

(18)违己:违反自己本心。

(19)交病:指思想上遭受痛苦。

(20)从人事:从事于仕途中的人事交往。指做官。

(21)口腹自役:为了满足口腹的需要而驱使自己。

(22)一稔(rěn):公田收获一次。稔,谷物成熟。

(23)敛裳:收拾行装。

(24)寻:不久。

(25)程氏妹:嫁给程家的妹妹。

(26)武昌:今湖北省鄂城县

(27)骏奔:急着前去奔丧。

(28)仲秋:农历八月。

(29)乙巳岁:晋安帝义熙元年。

正文注释

〔胡:何,为什么。〕

〔以心为形役:让心灵被形体所驱使。意思是说,为了免于饥寒违背自己的意志去做官。形,形体,指身体。〕

〔谏:止,挽救。来者:指未来的事情。追:来得及弥补。〕

〔遥遥:漂荡。飏(yáng):飘扬。形容船驶行轻快。〕

〔瞻:望见。衡宇:犹衡门。衡,通“横”。横木为门,形容房屋简陋。〕

〔载(zài):语助词,有“且”、“又”的意思。〕

〔三径:汉代蒋诩隐居后,在屋前竹下开了三条小路,只与隐士求仲、羊仲二人交往。〕

〔眄(miǎn):斜视。柯:树枝。〕

〔寄傲:寄托傲世的情绪。〕

〔审:明白,深知。容膝:形容居室狭小,仅能容膝。〕

〔策:拄著。扶老:手杖。流:周游。〕

〔矫首:抬头。遐(xiá)观:远望。〕

〔岫(xiù):山洞。〕

〔景(yǐng):日光。翳(yì)翳:阴暗的样子。〕

〔言:语助词。焉求:何求。〕

〔畴(chóu):田地。〕

〔巾车:有布篷的小车。〕

〔窈窕(yǎo tiǎo):水路深远曲折。〕

〔善:喜好,羡慕。〕

〔行休:将要结束。指死亡。〕

〔已矣乎:犹言算了吧。〕

〔曷(hé)不:何不。委心:随自己的心意。去留:指生死。〕

〔寓形宇内:寄身于天地之间。〕

〔遑(huáng)遑:心神不定的样子。何之:到哪里去。〕

〔帝乡:天帝之乡。指仙境。〕

〔植杖:把手杖插在地上。耘(yún):田地里除草。耔(zǐ):在苗根培土。〕

〔皋(gāo):水边高地。舒啸:放声长啸。“啸”是撮口发出长而清越的声音。〕

〔乘化:随顺著大自然的运转变化。归尽:归向死亡〕

补充注释

(1)来兮:助词无义。

(2)惆怅:失意的样子。

(3)实:确实。

(4)征夫:行人而非征兵之人。

(5)以:拿(以前路问征夫)后文中:“农人告余以春及”也是这样的。

(6)熹微:微亮,天未大亮。

(7)引:拿来。

(8)以:为了。

(9)涉:走。

(10)盘桓:盘旋,徘徊,留恋不去。

(11)息交:断绝交游。

(12)情话:知心话。

(13)有事:指耕种之事。

(14)棹:本义船桨。这里名词做动词。

(15)聊:姑且

译文

我家贫穷,种田不能够自给。孩子很多,米缸里没有存粮,维持生活所需的一切,没有办法解决。亲友大都劝我去做官,我心里也有这个念头,可是求官缺少门路。正赶上有奉使外出的关使,地方大吏以爱惜人才为美德,叔父也因为我家境贫苦(替我设法),我就被委任到小县做官。那时社会上动荡不安,心里惧怕到远地当官。彭泽县离家一百里,公田收获的粮食,足够造酒饮用,所以就请求去那里。等到过了一些日子,便产生了留恋故园的怀乡感情。那是为什么?本性任其自然,这是勉强不得的;饥寒虽然来得急迫,但是违背本意去做官,身心都感痛苦。过去为官做事,都是为了吃饭而役使自己。于是惆怅感慨,深深有愧于平生的志愿。仍然希望任职一年,便收拾行装连夜离去。不久,嫁到程家的妹妹在武昌去世,去吊丧的心情像骏马奔驰一样急迫,自己请求免去官职。自立秋第二个月到冬天,在职共80多天。因辞官而顺遂了心愿,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归去来兮》。这时候正是乙巳年(晋安帝义熙元年)十一月。

正文 

回家去吧!田园快要荒芜了,为什么不回去呢?既然自己的心灵为形体所役使,为什么如此失意而独自伤悲?我悔悟过去的错误不可挽救,但坚信未来的岁月中可以补追。实际上我入迷途还不算远,已觉悟到回家为是而做官为非。船在水上轻轻飘荡,微风吹拂着衣裳。向行人打听前面的路,只觉得遗憾晨光朦胧天不亮。

终于看到自己简陋的家门,我高兴地向前飞奔。家僮欢快地迎接,幼儿们守候在门庭。院里的小路长满了荒草,松和菊还是原样;带着幼儿们进了屋,美酒已经满觞。我端起酒壶酒杯自斟自饮,观赏着庭树使我开颜;倚着南窗寄托我的傲世之情,(更)觉得这狭小之地容易使我心安。每天(独自)在园中散步兴味无穷,小园的门经常地关闭着;拄着拐杖走走歇歇,时时抬头望着远方(的天空)。白云自然而然地从山穴里飘浮而出,倦飞的小鸟也知道飞回巢中;日光暗淡,即将落山,我流连不忍离去,手抚着孤松。

回来呀!我要跟世俗之人断绝交游。他们的一切都跟我的志趣不合,再驾车出去又有何求?跟乡里故人谈心何等快乐,弹琴读书来将愁颜破;农夫告诉我春天到了,将要去西边的田地耕作。有时驾着巾车,有时划着孤舟,既要探寻那幽深的沟壑,又要走过那高低不平的山丘。树木欣欣向荣,泉水缓缓流动,我羡慕万物各得其时,感叹自己一生行将告终。

算了吧!寄身世上还有多少时光,为什么不按照自己心意或去或留?为什么心神不定还想去什么地方?富贵不是我所求,升入仙界也没有希望。爱惜那良辰美景我独自去欣赏,要不就扶杖除草助苗长;登上东边山坡我放声长啸,傍着清清的溪流把诗歌吟唱;姑且顺应造化了结一生,以天命为乐,还有什么犹豫彷徨?

文体介绍

辞,是介于散文与诗歌之间的一种文体。因为起源于战国时期的楚国,又称楚辞、楚辞体。又因屈原所作《离骚》为这种文体的代表作,故又称骚体。到了汉代常把辞和赋统称为辞赋,后人一般也将辞赋并称。这种文体,富有抒情的浪漫气息,很像诗,但押韵和句式都较诗自由,比散文整齐,且篇幅、字句较长,句中多以“兮”字来帮助和谐语气,表情达意。一般四句一节,每一节表达一个完整的意思,读后稍作停顿;六字句为主,都按三拍读。

文章题旨

本文是晋安帝义熙元年(公元405年)作者辞去彭泽令回家时所作,分“序”和“辞”两节,“辞”是一种与“赋”相近的文体名称。“序”说明了自己所以出仕和自免去职的原因。“辞”则抒写了归田的决心、归田时的愉快心情和归田后的乐趣。通过对田园生活的赞美和劳动生活的歌颂,表明他对当时现实政治,尤其是仕宦生活的不满和否定,反映了他蔑视功名利禄的高尚情操,也流露出委运乘化、乐天安命的消极思想。全文语言流畅,音节和谐,感情真实,富有抒情意味。“归去来兮”就是“归去”的意思,“来”、“兮”都是语助词。

背景

陶渊明从29岁起开始出仕,一直厌恶官场,向往田园。 陶渊明于东晋义熙元年(405年)41岁时,最后一次出仕,做了85天的彭泽令。据《宋书.陶潜传》和萧统《陶渊明传》云,陶渊明归隐是出于对腐朽现实的不满。当时郡里一位督邮来彭泽巡视,官员要他束带迎接以示敬意。他气愤地说:“我不愿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儿!”即日挂冠去职,并赋《归去来兮辞》,以明心志。 这篇赋就是其在回归田园之初激动欣喜之情的自然流露。

关于辞的体裁特点

辞是战国后期楚国诗人屈原在楚地民歌的基础上创造出来的一种新诗体,用的是楚地方言,内容又跟楚地的社会生活、山川风物有关,故称楚辞。形式自由,句式散文化;大体以四句为一小节,两句为一组;以六字句为主,间有长短句,好用语气词“兮”(不包括在六字之内),虚词置于句腰(第四、五字)上,也可以不计在字数之内,每句三拍,例如屈原《离骚》中的: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到了西汉,在辞的影响下又产生了赋这种新文体。汉人将辞和赋统称为辞赋,但二者仍有显著的区别:赋的句式进一步散文化,常用关联词语,长短句明显增多,内容则以咏物说理为主,写法上讲究铺排,即所谓“以事形为本,以义正为主”,这就表明赋已是有韵的散文了;而辞仍然是诗,重在抒情,形式上尽管后来也有若干变化,但四句一节、每句三拍的格局还是保持了下来。

了解辞的体裁特点,对我们诵读这篇课文有很大的帮助。首先,四句一节的形式没有变,全篇共15节,每节表达一个完整的意思,读后可作稍长停顿,这样读下来,全篇层次自然清晰。其次,仍以六字句为主(约占全文60句中的四分之三),都按三拍读,节奏整齐,音韵铿锵,亦有悦耳动心之效。

应注意的是:①有些七字句中出现了虚词,仍可作六字句读,如“(既)自以心为形役”“寓形宇内(复)几时”等。

②“归去来兮”(出现两次)“已矣乎”当作一句读,适当地延长读末字的时间。

③“乃瞻衡宇”以下八句皆四字句,“富贵”两句为五字句,读时节奏自当变化。

辞是有韵的,也跟诵读有关,这一点要放在后面讲。

通假字

乃瞻衡宇(衡,通“横”)

景翳翳以将入(景,通“影”,日光)(实为古今字)

胡不归(胡,通“何”,为什么)

曷不委心任去留 (曷,通“何”)

词类活用

瓶无储粟,生生所资(生生:前“生”,维持;后“生”,动词用作名词,生活)

眄庭柯以怡颜(怡:愉快,使愉快)

倚南窗以寄傲(傲:形容词用作名词,傲然自得的情怀)

审容膝之易安(容膝:动词用作名词,仅能容纳双膝的小屋)

园日涉以成趣(日:名词作状语,每日)

乐琴书以消忧(琴,书:名词用作动词,弹琴,读书)

或棹孤舟(棹:桨,这里用作动词,用桨划)

一词多义

心:因事顺心(心愿)

既自以心为形役(内心)

夫:问征夫以前路(名词)

乐夫天命复奚疑(助词)

故:故便求之(所以)

亲故多劝余为长吏(故交,朋友)

之:胡为乎遑遑欲何之(到,动词)

求之靡途(代“为长吏”,代词)

四方之事(助词“的”)

奚:奚惆怅而独悲(为什么)

乐夫天命复奚疑(什么)

而:门虽设而常关(表转折)

觉今是而昨非(表并列)

时矫首而遐观(表修饰)

鸟倦飞而知还(表承接)

委:曷不委心任去留 顺从,随从

王年少,委国事大臣(委托)

教化从来有源委(末尾)

委命下吏(把……交给)

寻:寻程氏妹丧于武昌(不久)

既窈窕以寻壑(探寻)

往:怀良辰以孤往(去往)

悟已往之不谏(过往)

古今异义

(1)于时风波未静

风波 古义:指战乱。

今义:风浪,常用来比喻纠纷或乱子。

(2)尝从人事

人事 古义:指做官。

今义:常用义,人的离合,境遇,存亡等情况,或关于工作人员的录用,培养,调 配,奖罚等工作。

(3)寻程氏妹丧于武昌

寻 古义:不久。

今义:常用义为“寻找”“追寻”等。

(4)悦亲戚之情话 亲戚

古义:内外亲戚,包括父母和兄弟。

今义:常用于跟自己家庭有婚姻关系或血统关系的家庭的成员。

(5)幼稚盈室 幼稚

古义:小孩。

今义:指不成熟的做法。

(6)于是怅然慷慨 慷慨

古义:感慨。

今义:指大方的行为。

(7)恨晨光之熹微 恨

古义:遗憾。

今义:指一种情感,多为“仇恨”之意。

(8)将有事于西畴 有事

古义:指耕种之事。

今义:指发生某事。

文言句式

1 判断句

(1)皆口腹自役(“皆”表判断)

(2)富贵非吾愿

2 宾语前置 

(1)复驾言兮焉求(“焉求”即“求焉”,追求什么)

(2)胡为乎遑遑欲何之(“何之”即“之何”,到哪里去)

(3)乐夫天命复奚疑(“疑奚”)

3 省略句 

(1)情在骏奔(省略主语“余”)

(2)寓形宇内复几时(“形”与“宇”之间省略介词“于”)

(3)稚子候门(省略“于”,正常语序应为:稚子于门候)

4 被动句

(1)遂见用于小邑(见,被)

(2)既自以心为形役(为,被)

5介词结构后置 

(1)农人告余以春及(“以春及告余”)

(2)将有事于西畴

(3)寻程氏妹丧于武昌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