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渊明的拟挽歌辞三首诗意(挽歌陶渊明原文和赏析)

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

严霜九月中,送我出远郊。

最初听到这几句诗,是在《诛仙》改编的电视剧《青云志》里,郁可唯演唱了其中的插曲《青衣谣》,开头就是这几句诗。

苍凉的唢呐声声,凄凉哀婉的曲调,配着这几句诗,只觉有无限悲怆。

后来我才知道,这几句诗描述的是送葬的场景,来自陶渊明的《拟挽歌辞三首》,是诗人在死前两个月,为自己写下的一组挽歌。

挽歌诗本是为死者送葬时挽柩者所唱的丧歌,而陶渊明却是在生前为自己写下挽歌,以一个死者的口吻、视角,去想象着自己死后的场景。

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中国人最是惜生惧死,对死亡的态度,也往往不是避而不谈,就是满怀凄凉。

但在陶渊明的这组诗里,我们却能看到另一种对待死亡的态度——“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

其一∶

有生必有死,早终非命促。

昨暮同为人,今旦在鬼录。

魂气散何之?枯形寄空木。

娇儿索父啼,良友抚我哭。

得失不复知,是非安能觉!

千秋万岁后,谁知荣与辱。

但恨在世时,饮酒不得足。

其二∶  

昔在无酒饮,今但湛空觞。

春醪生浮蚁,何时更能尝。

肴案盈我前,亲旧哭我傍。

欲语口无音,欲视眼无光。

昔在高堂寝,今宿荒草乡。

一朝出门去,归来夜未央。 

其三∶  

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

严霜九月中,送我出远郊。

四面无人居,高坟正嶣峣。

马为仰天鸣,风为自萧条。

幽室一已闭,千年不复朝。

千年不复朝,贤达无奈何!

向来相送人,各自还其家。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在第一首诗里,诗人描述了自己死后儿女朋友痛哭的场景。

人活一世,有出生之日,就有离去之时。生命其实单薄而脆弱,昨晚也许我还好端端地活在世上,今晨我或许便已命赴黄泉了。

人死之后,也便只剩一具空空的躯壳,任凭儿女朋友如何地啼哭,任凭身后还有多少的纠葛荣辱,也都无从知觉,亦不必计较了。

像一盏灯,就此灭了。

诗人由此勾勒出了一个人从生到死的必然历程,可他唯一遗憾的,便是活着的时候由于家中太穷,而不能畅快恣意地饮酒了。

以”有生必有死“开头,以”饮酒不得足“结尾,看似沉重悲痛的死亡,就这样被诗人轻轻化解,似乎无足轻重了。

在第二首诗里,诗人紧跟着从酒写起。

从前想喝酒时却没酒可饮,如今灵前的觞里盛满了美酒,我却再也喝不了了,只能任其摆放在那里。

想一想,今年春天新酿的美酒到明年春上便可饮用了吧,可我已等不到那时了。

佳肴美食摆放在灵案前,亲人朋友痛苦在我身旁。我想要说话,话却无声;我想要睁眼,眼却无光。

昔日我安寝在高堂之上,今后却将独自眠于荒冢之间。一朝离家出门去,便永远没有归来之日了。

在第二首诗里,基调陡然就变得凄婉低沉下来了。诗中的“我”似乎才真正地意识到自己的死亡,究竟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此生此世就此告终,意味着那些所有与我有关的人、有关的事,都就此了断,意味着这生死茫茫的隔阂,永远都翻越不了了。

第三首诗里,通篇写出殡下葬的过程,诗人以一个死者的视角去看生者为自己送葬。

茫茫的荒野上,野草枯黄;萧瑟的秋风,拂动着白杨。已是寒霜弥漫的九月中了,亲人们抬着我的棺木去远郊下葬。

这四周是如此地寂寞无人,高高的坟墓是那般地凄凉。马儿似乎也为我仰天悲鸣,风儿也因着这萧瑟发出哀哀的声响。

那幽深的墓门一旦关闭,便永远难以见到明日的曙光,永远难以见到明日的曙光呀,纵使你是贤人达士,也是无可奈何的呀!

刚才那些哭哭啼啼送我入土的人们啊,一等到墓门关闭,便自然地纷纷散去了。

一段时间后,家人亲眷们也许还会为我而伤悲,而其他关系不深的人却早已忘却了悲哀,继续自己生的快乐去了。

读到这里,不免想到鲁迅曾说过的一句话: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可我觉得,鲁迅也好,陶渊明也好,他们说出这样的话,都并非是要去苛责人性的冷漠,而恰恰是怀着对人性大的悲悯与宽容。

像木心说的:不知该原谅什么,诚觉世事尽可原谅。

人人都有自己崎岖的世路要走,都有自己艰难的苦海要渡,都要经受种种磨人的爱欲苦渴,都始终逃不过那黑深无底的死亡天堑。

人生实难呀,我们都不过如泥菩萨渡江一般,自身尚且难保,更遑论时时刻刻顾及旁的人呢?我们所能相扶相携同心同德的,也仅是身旁这一隅的人事罢了。

如此,我们又哪里能去责备旁人的“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呢?

去者已去,生者仍要继续自己未完的人生,去歌,去哭,去哀,去乐,人人是如此,代代亦如此。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是让整组诗得到升华的一联。

人死后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不如把躯体托付给这群山,这白云,这长空,这草木,化为泥土,化为尘埃。

就让一切从大地而来的,复归大地;就让一切从自然而来的,复归自然。

待到冬日雪化,春日融融的暖阳照耀着泥土,小草长出了新的嫩芽,细雨滋润着,微风吹拂着,生命又将开始新一轮天地间的冒险。

我们何曾真正地离开过,我们一直都在,共着这山川大地,共着这日月星辰,共着这世世代代延绵不绝的悲与喜、恨与爱……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