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阳馆与韩绅宿别答案(云阳馆与韩绅宿别翻译)

现代社会,交通和通讯条件日新月异,就算我们和友人相隔千里,依然感觉在咫尺之间。这样便利的条件,让我们渐渐丧失了想象力,难道古人见一面真的那么难么?司空曙的《云阳馆与韩绅宿别》告诉我们,在唐代,“面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首诗的原文如下:

故人江海别,几度隔山川。

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

孤灯寒照雨,深竹暗浮烟。

更有明朝别,离杯惜共传。

从首联中,我们可知,对诗人来说,与朋友分别也是常事,“故人江海别”,并且一别之后,两人就相隔千里。“几度隔山岳”,距离远还不算完,更让人难受的是一别还是数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人的一生,几十年光阴,有一个知己就已经知足了,这说的是交朋友的难度。好不容易有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却又不得不分别,相隔千里,怎能不想念呢?所以,首联中的“江海别”、“隔山川”写出了诗人的想念之切。

不像我们现在,古人是很难和友人约定见面的时间、地点的。他们见面,全看天意。“乍见翻疑梦”,忽然之间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咦?那不是我多年未见的朋友吗?惊喜之下,捏捏自己脸,看看能不能感觉到疼,判断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相悲各问年”,确认过眼神之后,认出彼此,原来这偶然相遇并不是梦,几年间的人世浮沉、朋友间的飘零之感一瞬间涌上心头,于是悲喜交集,向对方询问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多年未见的朋友偶然相遇,定有千言万语要说,情感也是多层次的。但限于篇幅,诗人肯定无法用诗句来一一记载,于是在颈联中,诗人采用以景衬情的手法,“孤灯寒照雨,深竹暗浮烟”,可以想象,两人相遇之后,从白天谈到了晚上还没有尽兴。于是,在雨夜,两人共对一盏灯火,叙说别来的种种遭际,窗外的竹林深处,似乎漂浮着片片烟云。这一联虚实结合,实写两人几年来的浮游不定,虚写诗人悲凉黯淡的心情。

久别重逢,本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为何诗人偏要用“寒雨”、“孤灯”、“浮烟”之类的意象呢?这是因为,对诗人和他的朋友来说,重逢只是短暂的,分别却是常态。“更有明朝别”,窗外寒雨浮烟,窗内孤灯相对,想到明天又要分别,怎能不令人伤感呢?“离杯惜共传”,于是诗人和友人共举酒杯,依依惜别。

诗人与朋友的友谊让人羡慕,虽然他们可能为了生活,各自漂泊,但友谊却没有褪色。在现代社会,虽然交通和通讯都很便捷,但友谊的小船说不准哪天就翻了。不知道古人羡慕不羡慕我们?但我很羡慕这首诗中所传达出来的友谊。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