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春天的短句子(关于春天的优美句子)

春风日日过东墙,睡起人閒蝶自忙。

嘿,春天快乐哇。

听说,江浙的油菜花已经开了,武汉的早樱也提前红了。

虽然,北方现在还是冬天的样子,但我知道,再过两个星期,也会满眼都是青翠嫩黄色。

想想就觉得充满了希望!

春天大概是集齐了所有美好事物的一个季节吧,古今中外的文人都不惜笔墨地描绘她,在文字上施各种魔法,希望能够截取下她哪怕一瞬间的身影。

春色尚浅,不如先和我一起,走进文人的春天里。

谷川俊太郎的春天,是“可爱”的。

他笔下的春天,属于郊外电车沿线。

短短几句诗,让你好像坐上了春天的电车,车窗外是三月多云的天空,沿途是几座小小的白色房子,有几条诱人散步的小径。

接着,你坐着电车经过了几个,没人上车、没人下车的田间小站,看见了远处养老院的烟囱。

就在这样闲闲散散的春日午后,似乎电车也放慢了速度——“我让瞬间的宿命论,换上梅花的香馨,在可爱的电车沿线,除了春天,禁止入内。”

春天就是这样吧,会看见一切明媚可爱的事物,会闻到梅花的淡淡香气,会感受到时间的慵懒,于是生活中最平凡的小事也会披上彩色滤镜,时刻提醒着你:

春日的一切美好,请务必在赏味期限内享用。

郁达夫的春天,是“沉醉”的。

郁达夫有一篇小散文,叫做《春风沉醉的晚上》。

当时的郁达夫,正蜗居于上海贫民窟的破旧阁楼里,落魄潦倒,仅靠几个稿费维持生计。

偏偏南方春季潮湿的空气,又引发了他的重症,只好整晚整晚地在外面散步,减轻身体的病痛。

于是他走进春夜,春夜也包容了他。“当这样的无可奈何,春风沉醉的晚上,我每要在各处乱走,走到天将明的时候才回家里。”

他笔下,春夜是忧郁而暧昧的——“天上罩满了灰白的薄云,同腐烂的尸体似的沉沉的盖在那里。云层破处也能看得出一点两点星来,但星的近处,黝黝看得出来的天色,好像有无限的哀愁蕴藏着的样子。”

春风沉醉的晚上,这是句有魔力的话,听过一次就很难忘却。

以至于每到春天,傍晚有些暖暖的风吹来时,你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而后抑扬顿挫地默念它,“春风沉醉的晚上”

张爱玲的春天,是“疗愈”的。

她写春天,是从冬天开始下笔的。

冬日漫长,回忆总是多而沉重,而春日短暂,短到来不及回味,“到了春天,你还没好好呼吸一口温暖的风,车就来了,还没看清楚车窗外的大字招牌,目的地就到了,总有些不尽兴的感觉,美好的感觉,都希望他能多停留一会儿。

于是春天仿佛变成了冬天的一味药,带着温暖的风,去融化寒冷的冬天——“很多的创伤,就是这样突然好了起来,没有明显的征兆。唯一的征兆也是痛定之后才知道的,那就是,你在春天里。”

治愈一切,给人希望,就是春天啊。

余秀华的春天,是“提心吊胆”的。

在她的诗《我爱你》里,对春天总是想触碰却又收回手。

因为春天太过美好,“这些美好的事物,仿佛把我往春天的路上带。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内心的雪,它们过于洁白过于接近春天。”

因为春天迟早会逝去,“如果给你寄一本书,我不会寄给你诗歌。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告诉你一颗稗子提心吊胆的春天。”

稗子不敢拥有春天。

但是啊,有稗子的春天,才完整。

汪曾祺的春天,是“湿漉漉”的。

他有一篇写卖枸杞的小文,春天的早晨,下过一场小雨,村里的女孩子来卖枸杞头,“枸杞头放在一个竹篮子里,一种长圆形的竹篮,叫做元宝篮子。枸杞头带着雨水,女孩子的声音也带着雨水。”

全篇没有描写雨后的潮湿,文字读起来却水当当、湿漉漉的,好像你也身处那个被雨水浇灌过的早晨,耳旁也隐约传来了女孩子清脆的叫卖声——“声音很脆,极能传远:‘卖枸杞头来!’”

南方的春天就是这样的吧,和雨水难舍难分,空气里永远是散不去泥土和青草的清香。

余光中的春天,是“想入非非”的。

也是写雨,汪曾祺的雨是甜的,余光中的雨是冷的。

汪曾祺写雨后,余光中在《听听那冷雨》写雨中。惊蛰一过,雨下个不停,总要带着一把伞:“先是料料峭峭,继而雨季开始,时而淋淋漓漓,时而淅淅沥沥,天潮潮地湿湿,即使在梦里,也似乎把伞撑着。”

也是因为有了这把伞,雨中才有了故事:“而就凭一把伞,躲过一阵潇潇的冷雨,也躲过整个雨街迷宫式的长巷短巷,雨里风里,走入霏霏令人更想入非非。”

还记得上一个春天,和你一起撑伞的人吗?

鲁迅的春天,是“荡漾”的。

春日的蓝天上,怎么能少了风筝的点缀?

鲁迅记忆中故乡的风筝时节,是春二月,“倘听到沙沙的风轮声,仰头便能看见一个淡墨色的蟹风筝或嫩蓝色的蜈蚣风筝。还有寂寞的瓦片风筝,没有风轮,又放得很低,伶仃地显出憔悴可怜的模样。”

必须得是发芽的杨柳、吐蕾的山桃、天上孩子们放的风筝,才能“打成一片春日的温和”。

而那时的鲁迅离故乡很远,于是只能感慨,“久经诀别的故乡的久经逝去的春天,却就在这天空中荡漾了。”

春天像风筝一样“荡漾”,是鲁迅先生对故乡的无限温柔。

迟子建的春天,是“顽强”的。

她写大兴安岭的春天,那里的冬天很残酷,残雪总是死皮赖脸地依附在山坡上,“极北春天,是一点一点化开的。”

等到南方已经初夏,大兴安岭才迟迟地进入春天,“因为这样的春天不是依节气而来的,它是靠着自身顽强的拼争,逐渐摆脱冰雪的桎梏,曲曲折折地接近温暖,苦熬出来的。”

在她笔下,春天不再是娇弱的少女,而是有着顽强生命力、背负沉重使命的复仇者,“沉着果敢,心无旁骛,直到把冰与雪,安葬到泥土深处,然后让它们的精魂,又化做自己根芽萌发的雨露。”

原来,地球上每个角落的春天,都有她独特的个性。

最后丨

有人说,春天不是读书天,可我要说,书中自有好春光。

书中还有好多好多春天——

海子的春天,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陶渊明的春天,是“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贺铸的春天,是“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巴金的春天,是“蔚蓝的天,自由的风,梦一般美丽的爱情。”

川端康成的春天,是“大地的草木萌芽,大海和天空开始放亮,两人久久地眺望望着远方,喜悦和悲伤使她们宛如,春天的蓓蕾一样含苞待放。”

愿你也能忘掉过去的一切喜悦与悲伤。

像含苞待放的蓓蕾一样,无所顾忌地,坠入这无限浪漫的春天。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 分享